您的位置:首页>旅游频道> 景区导航 相关专题:

柬埔寨:千年的微笑相伴相随

发布时间: 2014年12月03日 15:50 作者: 来源: 羊城晚报

相关专题:

坍塌的门楣已布满青苔

空邦克朗水上村庄

石寺中的一抹黄

巴戎寺——高棉的微笑

小吴哥日出

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黄璨

对柬埔寨最简朴的印象来自小时候看的《古墓丽影》,安吉丽娜·朱莉傲人的身材和性感的嘴唇,在吴哥窟古老文明遗迹的衬托下,平添了一层神秘。今年东南亚各国频频掉链子,这个平时易被游人忽视的国度着实火了一把。每年10月到次年4月是柬埔寨的旱季,也是到柬埔寨旅游的最佳时节,中国的“十一”假期集中在一周内给这片土地输送大批游客,给柬埔寨旅游季开了个好头。

A

第一印象:小城暹粒

柬埔寨因吴哥窟和红色高棉而被人熟知。我选在“十一”假期结束后飞往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土地,避开出游大军,又踩着雨季的尾巴。10月,柬埔寨的雨季还没完全结束,在柬8天,亲历了三四场雨。柬埔寨的雨总是强劲、迅猛,若一天中能来临一场降雨,燥热的空气便瞬间变得清凉,又不影响出游。

初到暹粒,机场塑造了这座城市给游客的第一印象。只有一层的平矮楼房,搭配上东南亚木质大斜顶,走出机场不到5分钟。到达大厅和出发大厅只隔了一道玻璃门,但迷你的行李传送带、配套的木质设施和洁净精致的卫生间,都让人体会到当地人对生活的热爱。

暹粒城和它的机场一样迷你,从机场开车20分钟便可到市中心。我们预定的酒店在老市场附近,酒店请来突突车接机。在暹粒,突突车足以代步,半小时左右的车程可以到达城市任何角落以及吴哥窟,不少游人便是搭乘突突车游览这千年不朽的文化传奇。

暹粒城内遍布了许多私家酒店,从市中心往外走,仍有不少酒店在建。我们在暹粒聘请的中文导游兼司机阿利也正在筹建自家酒店。“有地的人都想建酒店,每年到暹粒旅游的人数都在增加,现有的酒店房间数量已经不能满足。去年卖50美元一晚的房间,今年涨到80美元。我家现在也在建房子准备做酒店,建好以后我就不用出来跑车了。”

暹粒的酒店多是四五层的小楼,每层楼四五间房,遍布全球的皇冠酒店来到这里也自觉瘦身。每栋楼或漆成红色、或灰色、或黄色、或白色,没有现代的玻璃外墙,没有高档的自动转门,从高处望去,高矮不一的小楼在午后阳光下正谱出一首轻快淳朴的歌。

我们住的酒店虽小,但布置精致。门前的灵台、墙边的花草、草丛里的神像及贡品、一角小桥流水、墙上的石雕,还有那一杯入住前捧上的薄荷水,顿感它可爱极了。酒店虽小仍配有一汪池水,经过一日行走后回到这里,淌淌清水、晒晒月光浴、赏赏水中花影,一天的疲倦全消。

B

摩托车上的国度

突突车是柬埔寨最重要、最广泛的公共交通工具,在这座小城范围内活动足以。晚上出门到夜市走走,马路边上里三层外三层停满了拉客的突突车。白天在集市周围,也因突突车停在路边揽客,使道路变得拥挤。走在路上,不停有司机上前拉客,摇手摆头拒绝司机也是件体力活。

柬埔寨经常堵车,我们行程的最后两天在金边度过,下午4点开始,开车出行就变得困难,我们大多靠突突车。犹记得我们坐突突车出城前往红色高棉杀人场的一路,大路堵车,司机立马掉头串走小巷,看着汽车停在路上无奈干等,不得不感叹突突车的确实用。

除了突突车,在柬埔寨出行只能靠汽车、摩托车和“11路”。摩托车能载重物,还能拉突突车,深受当地人喜爱,也是当地人私家出行的首选。在暹粒和金边街头有许多二手车店,多是中国人开设,摩托车品牌以宏达最多。一辆新车需要2000多美元,但二手车只要700-800美元,即便如此,买摩托车对当地人来说也是一笔“大开支”。

柬埔寨路况不好,出一趟远门不易。暹粒距离金边大约300公里,若搭乘大巴需要6-7小时,而同样距离在国内仅需2-3小时。所以SUV、CRV、JEEP等高底盘车在柬埔寨更受欢迎,又因天热太阳晒,黑色等深色车的售价往往较浅色车低。但路上灰大也是柬埔寨一大特色,一辆大车开过便漫天黄土,我们坐突突车出行时,都会戴上口罩。

C

富裕和贫穷比邻

柬埔寨结束战乱、恢复经济发展仅十多年,国内经济生活已繁荣了许多,但巨大的贫富差距也让身为游人的我动容。

到小吴哥看日出的那天早晨,我们4点半便出发,途径暹粒市区一家儿童医院时,被医院门口排起的长龙震惊。阿利告诉我们,这是一家法国人开设的医院,在柬埔寨,很多穷人家没钱给孩子治病,这家医院便定期举行义诊活动,持续半天。每到义诊当天,天不亮便有大人带着孩子前来排队,生怕看不上病。

柬埔寨的贫穷随处可见,在暹粒游览途中经过的村庄,路边用茅草随意搭建的吊脚楼仅有简单的家具和一张吊床,赤脚玩耍满脸尘土的小孩衣衫褴褛,闲在家无所事事的妇女偶尔喂喂路边的白牛……阿利说,柬埔寨很多女人结婚后都待在家生孩子不工作,即便家里并不富裕。

在柬埔寨,每家至少生2个孩子,多则6、7个,阿利就有6个兄弟姐妹。因为穷,阿利14岁便离开家工作,建过房子、开过突突车、当过和尚,阿利的英文是在寺庙里学的。年轻时,和一位做保安上夜班的朋友合租了一间小房子,1个月只要80美元。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因为他们工作时间正好错开可以轮流睡。

在柬埔寨,富裕和贫穷的距离很近。离法国医院不远,就有繁华热闹的酒吧街、夜市,汇集了各类餐厅、按摩店、蛋糕屋、药妆店,但多是外国人消费。在这些餐厅就餐,人均消费10美元左右,和国内消费相当,但这对当地人来说是一大家人两天的伙食费。朋友在金边做国际贸易,长期在柬埔寨生活,公司上下6个人每日的伙食费便是5美元。“若是买菜的时候砍砍价,5美元已经可以买到鱼、肉、鸡蛋、蔬菜等各种食材,每天换着搭配,天天不重样。”朋友说,这才是最真实的当地人生活。

到金边后,我们住在金界酒店,其中就开设了柬埔寨国内唯一一家赌场,酒店门前每天车水马龙,赌徒们在此一掷千金,每天晚上乐队演出歌舞升平。那天,我听着歌走了神,错以为金界和法国儿童医院并非同一国度。

C

“高棉微笑”

即便如此,柬埔寨人还是享受着当下的生活,是吴哥教会了人们平静。

从空邦克朗去往洞里萨湖的小船上,阿利说这个水上村庄是他妈妈的故乡,这里渔产丰富,小时候坐小船行在水上,都会有鱼跳出水面。没工作的时候,他常常带上鱼竿到洞里萨河钓鱼。说话间,当地村民的小船划过,他们没有向我们售卖产品,只是朝我们挥挥手,欢迎我们的到来。

走在吴哥,仿佛进入了时空隧道,随着一座座庙宇回到它们被建造的年代,那是经历数十年的工程,也许要耗尽许多匠人的一生。吴哥最吸引人的地方应该就是时间在它身上留下的印记,从修建,到废弃,再到被人发现。

走在崩密列旁的河边,河岸上还存放着没来得及送到吴哥的石块,据说开采好的石块要等到每年雨季涨水时才能随水流运到;单将石块堆砌出寺庙最初的样子,都需要大象日以继夜拉动石料10个春秋;而那个生活在千年以前,被称呼为真腊的那群人,似乎对石雕有着执念,寺庙的门楣、柱子、回廊、外墙,容不得一寸空白,即使在最宏伟的小吴哥也是件未完工的作品,还能发现还未雕刻好的石雕。

在吴哥到处可见叫卖的小孩,他们大多会多种语言如中文、英文、日语、法语,以此来吸引游客的注意。随处可以捡到的树枝成了孩子们手中的画笔,大地就是画纸,我们经常在寺庙周围的地上发现可爱的图画。更有趣的是,有个孩子撕下周边石头上青苔,一小块一小块,勾勒出画框,画出大象,用最天然的“彩笔”为自己的杰作“上色”。

回到国内,对“高棉的微笑”久久不能忘怀。初见时,我便被它深深吸引,驻足凝视久久不愿离去。恨不得搬个石头坐着,静静地看着这些“微笑”,内心震撼后重获宁静。我很羡慕生活在吴哥的人们,他们抬头就能与它相遇,也许就是在朝夕间,人们领悟了这笑中的禅意。

1、是否需要导游?  

提笔前,在心中狠狠回忆了一把吴哥的美,但提笔后,才发现语言之贫乏,完全无法用文字记录下吴哥带给我的震撼。吴哥千年的历史,每一处建筑、石块、清水都有太多的故事和禅意,去之前功课一定要做足,否则走进吴哥你会感到迷茫。推荐蒋勋写的《吴哥之美》,他14次踏进吴哥,我想他的文字表达更能切中这些石头的要害。

对于许多说走就走的驴友,还是请一个导游省事。我们三个小伙伴到当地后,请了一位中文司机兼导游阿利,包含4天车费和中文导游共300美元,车辆是CR-V,坐起来宽敞舒服。

我们每天游玩的时间约10小时,阿利全程陪伴。从他的口中不仅看明白了吴哥,还能了解当地生活、了解当地人。其中一些观点我们并不赞同,但也是我们了解这个国家的切入口。  

2、选择突突车还是汽车?  

吴哥门票分为1日票、3日票、4日票、6日票等,对于行程在三四天的游客来说,如何在3日内尽可能多地了解吴哥?选择一个合适的代步工具很重要。

若经济条件允许,还是推荐坐汽车游玩。不知为何,吴哥窟范围内有许多细沙,感觉是从遥远的海边运来。我问过阿利,他说是修建寺庙时,用来减少摩擦而留下的,而我自己对此也无从考证。除了细沙,吴哥到处都是黄土,一天下来,鞋里鞋内都被染成土黄色。所以在吴哥游览时,最好不要穿球鞋,可以选择易于清洗又好走路的胶鞋。在灰大土大的吴哥,若是坐突突车玩一天下来,估计也要满脸黄土,且玩外圈时,部分景点还是需要1小时左右的路程,汽车跑得更快更省时。

当然,若是选择突突车也别有一番风情。  

3、洞里萨湖值不值得去?  

洞里萨湖可从三个村庄坐船进入,分别是越南浮村、空邦鲁、空邦克朗,均可看到高脚楼及水上集市。

朋友曾经去过越南浮村,大呼不值,上当受骗,因为那里已经十分商业化,小孩强行售卖货物让游客付钱,当地人说服游客购买米、油、作业本送到学校帮助当地小孩上学,实际上村里卖的油、米价格都比外面贵许多。

但我们这次从空邦克朗进入,它是三个村庄中最原始的村落,我们在湖上行驶了1个多小时,除了我们外,只看见两个游客。村庄十分静谧,当地人将小船滑向两边的房屋售卖,而非直接向游人兜售商品。我们每人除了25美元的船票外,并没有额外花钱。

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行驶,我们终于到达洞里萨湖的边缘,一望无际的水域有种海的错觉。若是时间允许,停船听水声,静待日落,也是极美的体验。

无标题文档
  • 相关专题:

编辑: 曈曈